明知故问 ▏名下财产总值远高于治疗费用的中产者患病,应不应该发起众筹?

作者: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5-08 08:13

前瞻经济学人本期明知故问栏目,将梳理吴鹤臣患病发起百万众筹事件,从大众争议、众筹平台审核制度等方面去探讨名下财产超过治病需求的中产者应不应该发起众筹这话题,并分析国内网络公益平台的痛点及改善措施。

近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因突发脑出血住院已有一个多月。其妻子5月1日在众筹平台发起筹款100万,截止5月3日筹款关闭时,共获得5269次帮助,筹集金额达14.8万元。

水滴筹

图片来源:水滴筹

这项筹款引起了巨大争议,但同时也有“眼尖&博天堂平台rdquo;网友质疑,吴家在北京拥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治疗可用医保、也可向亲戚好友借款,为何要走到发起众筹的地步?

面对网友铺天盖地的质疑, 妻子在微博上回应称,两套房子均为公租房,无法售卖,车子为婚前配置,家有二老,出行不便,故“车不能卖”。

吴鹤臣就职的德云社于5月4日发表微博称,吴鹤臣确实已购买医保,德云社已在公司内部为吴鹤臣发起筹款,但发起100万众筹仅属于其妻子个人行为。

有车有房还筹款,众筹平台成喊穷者“发家致富”温床?

自从吴家的车房财产被爆料之后,网上掀起了一场“口水战”——名下财产总值远高于治疗费用的中产者患病,到底应不应该发起众筹?

大部分网友认为,结合吴家经济情况来看,应该属于中产阶级层次。此举令人感觉这是在筹钱养老而非紧急治病。就算公布款项明细及用途也难以平息怒火。除非吴家在尽了自身最大努力的前提下发起筹款,才值得大众献爱心。否则,就是在打着“生病喊穷”的求教口号,消磨普通百姓的同情心,换来自私的发家致富。

面对广大群众的强烈质疑、媒体的纷纷报道,5月6日,水滴筹官微发表声明,文中讲述了事件最新进展,吴鹤臣妻子发起的筹款暂未提现,发起人仍在补充更多证明材料供赠与人了解、监督。如发起人申请提现,水滴筹将会进行公示。若筹款有结余,剩余款项将原路退还赠与人。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及款项用途,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

尽管水滴筹发布了这一份声明,但持质疑态度的网友依然“不买账”,继续强烈谴责吴鹤臣家属在拥有两套房子、一辆小轿车这种经济条件下发起百万众筹,故意透支网友爱心。

心碎

回顾众筹平台建立以来,这不是首个引起争议的众筹事件。而这些平台,也并非第一次被质疑为某些“喊穷者”“致富”的新渠道。

在吴鹤臣事件之前,关于有车有房但仍提出众筹、请求网友爱心援助的事件,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或许是2016年发生的罗一笑事件了。

2016年,《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发布后便在朋友圈刷屏,引起大量转发。文中讲述了年仅5岁的罗一笑小女孩不幸罹患白血病,每天需支付高额医药费,父亲罗尔月薪仅4000元,母亲无任何收入。文中提到,文章每经转发一次,将有公司愿意为罗一笑捐赠一元善款。因此,引发广大网友关注,并有大量网友通过赞赏为罗一笑捐款。罗尔公众号发布的几篇文章带来了巨大流量,甚至冲破了微信1天最高赞赏额度5万元的限制,累计善款超过了250万元。

在罗一笑病情受到广泛关注及爱心援助之际,有网友爆料称,罗一笑父亲罗尔在深圳、东莞两地拥有三处房产,总价值逾百万,家里还备有一辆小轿车。随后,深圳儿童医院公布了罗一笑的医疗花费,原本高达20多万的医药费经过医保报销,罗一笑三次住院共自费3万余元。

当这一切信息公之于众时,网上一片沸腾,这与对吴鹤臣事件引起的反应如出一辙,他们都认为自己的同情心受到了欺骗与利用。

令广大网友愤怒的点在于:众筹发起人在家人遇到重病时,不先把已有房产变现,也不考虑向亲朋好友借钱,而是以高额众筹这种不需付出任何代价的方式来获取物质扶持。

“你永远不知道,你捐款救助的人比你还富有”、“这不是筹钱治病,是筹钱养老吧”、“这只是不愿意花自家钱,遇到困难并不是先靠自己的力量解决”……

面对这类众筹事件,大众网民对众筹事件的信任度与同情心在急速下降,取而代之的是漫天而来的质疑与强烈谴责。 他们认为,在家庭经济并非贫困户,甚至是财产总值远超大部分人的中产者发起筹款,这不是只为了治病,更像是为了避免生活质量的降低,甚至希望通过水滴筹来“发家致富”。

众筹平台未审核即可筹款,抽成嫌疑受揣测

针对这起众筹事件,网民把愤怒与质疑的矛头指向了水滴筹的审核制度。水滴筹5月4日回应媒体称,水滴筹平台没有资格去审核筹款发起人的车产和房产,只能是要求发起人去公开说明自己的家庭经济情况。

这样的解释,激发了大众对水滴筹等平台的审核制度的强烈质疑,并试图从尽可能多的新闻报道中寻找答案。

关于审核制度的调查,可回溯到半年前的一次报道。去年7月,曾有媒体为了试验众筹平台的审核力度,在无任何病历证明情况下,记者以“传递爱心!让他继续活下去吧!他还那么年轻”为题,虚构了一起意外事故求助人的故事发布在轻松筹、水滴筹两大平台。

其中在水滴筹上,记者只填写了标题和几百字的求助信息,即成功发出筹款页面,虽然项目显示“未审核”,但该页面已经可以通过朋友圈、微信群转发。

“8点、12点、17点、20点、22点,转发到朋友圈、QQ空间,据统计这些时间筹款效果更好一些。”水滴筹顾问随后特意提醒记者要多次转发到社交平台以推进筹款。

记者实验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未审核就能转发筹钱?那又由谁来审核?这些都抛给了大众一大谜团。

对于这个现象带来的疑惑,水滴筹公关人员解释了他们的“难处”——身份证明材料及诊断证明等材料,在开具过程中需要耗费较长时间,而大病患者的救助需要与时间赛跑,出于最快、有效帮助患者的考虑,平台采取筹款审核并行的方式,尽可能提高筹款效率。

随着吴鹤臣事件的发酵,有网友用自身经历表达了对水滴筹的质疑。他讲述道,其母亲在做甲状腺结节切除手术期间,有水滴筹工作人员主动上门劝其他病人发起众筹。一般来说,甲状腺结节手术可用医保报销,术后护理费用也并非特别高,但水滴筹工作人员太过积极的劝说态度,令网友不禁怀疑此平台是否存在抽成现象。

随意宽泛的审核标准、缺乏认真严谨的背景调查,未过审核便能筹钱……这些细节,是否意味着众筹项目一旦成功筹到目标金额,众筹平台有机会抽取一定比例费用?

尽管根据水滴筹官方介绍,不存在抽成一说,平台提供的是免费公益服务。但就大部分互联网公益平台来看,实在有不少需要完善的痛点。

网络公益“求真”环节是最大痛点

据了解,目前国内已成立了数家众筹平台,如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等,他们都宣称平台是免费服务,不收取任何费用。

平台虽多,但是乱象存在不少。据了解,在一些公益平台上,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募捐信息在发布时填写的信息环节太过简单,甚至有客服人员还曾对募捐者表示,如若材料不足可另行提交,实在补不了的材料“加钱帮忙弄到”;重要公益日期间,一些在线公益平台还出现在捐款金额上“刷单”的异常账户……

这些乱象,都表明了公益平台在最重要的“求真”环节上遇到较大瓶颈,而且急需改善措施。

整顿这些乱象、解决痛点,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副理事长朱宇清认为要“双管齐下”,

在线公益平台既要从技术层面堵住相关风险漏洞,又要在管理层面细化制度条例,适当提高平台准入门槛。”

c慈善

目前,一些网络公益平台已经在作出探索。最典型的两个例子包括了腾讯公益及蚂蚁金服。前者上线了冷静器产品,引导用户在捐助前,先进行对项目成立时间、执行效果、财务披露等的直观了解,再确定是否捐赠。同时,建设项目透明窗口,要求发起机构定期发布财务明细及项目进展。为理性捐款、透明公益起到较大成效。

后者蚂蚁金服公益则是运用了区块链技术追踪筹款,建立起第三方公示体系区块链资金流公示,为公益机构进行数据统计、项目执行跟踪提供便利。

不管是吴鹤臣众筹事件,还是三年前的“罗一笑事件”,在人性贪念曝光之余,最重要的是众筹平台的审核制度等痛点“___”地被推向大众面前。如果众筹平台不坚守好审核的“防线”,不排除会有更多不法分子利用互联网传播效果广、成本低等特点,透过平台借病发家致富。当大众的爱心被透支,信任消耗到一定程度时,反而真正需要救助的人,无法得到所需的社会关注及援助。那时候,“狼来了”的故事或许将会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