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落幕,随“令和”一道开启的还有日本血淋淋的商业捕鲸!

作者: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19-05-13 09:06

1

5月1日,「平成」落幕,「令和」启航。

日本告别了一个时代,迎来了另一个新时代。

除了 45 度仰望天空伤感地跟平成年代告别,也有网友开始想象:继「昭和男儿」「平成废物」之后,日本又将迎来怎样的令和一代?

日本将迎来怎样的令和一代,我们现在不得而知,但是与「令和」一道出发的必定有「商业捕鲸」这四个猩红的大字。

宁可犯众怒也要“退群”

2018年12月27日,日本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定于2019年7月在日本领海和专属经济区恢复商业捕鲸。这是日本时隔约30年后恢复这类捕鲸活动,引发国际舆论强烈不满。5月4日起,日本更是以“调查”为由将开启近半个月的“调查捕鲸”活动,第一天就捕获了7头鲸鱼。

在停止商业捕鲸的30年里,日本打着科研的幌子每年在远洋捕杀的鲸鱼多达数百头。如今更是贪大求多,公然与国际社会为敌,吃相未太免难看。

对于日本恢复捕鲸的决定,日本农林水产大臣吉川贵盛曾表示,鲸类的利用应从文化多样性角度考虑,国际社会对日本的“食鲸文化”应当予以理解。

诚然,日本捕鲸和食鲸的传统可追溯到公元前4世纪,至今已有近一千五百年的历史,只是时移事易,如今仍然拿“鲸文化”作借口寻求国际社会对重启商业捕鲸的支持恐怕难以站住脚!

日本饮食文化今非昔比

1

(日本超市售卖的鲸鱼肉)

虽然老一辈的日本人对“食鲸文化”有着难以割舍的情节,但年轻的日本人却对食用鲸鱼肉态度并不积极。统计数据显示,2002年至2012年,日本未食用而滞销的冷藏鲸鱼肉,达到4600吨。

BBC曾报道称,根据曾为日本绿色和平组织工作的佐久间顺子的研究表明,2015年,日本人均食用鲸鱼肉仅为30克。

日本《朝日新闻》也曾在2014年围绕“捕鲸”和“食鲸”,发起过一次民调。在接受电话调查的1756位日本民众中,近48%表示已“很长时间”没有食用过鲸肉,37%则表示从未食用过鲸肉,只有4%的人表示“有时食用”,剩下的人则表示“非常少”食用。

且对于极其重视“食文化”的日本来说,捕鲸文化真的是一种文化吗?关注捕鲸问题的Kkneko网站撰文从日本饮食文化中重要的“身土不二”(即当地生产的食物当地消费),“旬”(当季食物),“一物全体食”(食物全部可以食用),“不杀生”等多个方面进行了探讨。

而远洋捕鲸、冷冻库存的鲸肉、因为无法从远距离带回而抛弃鲸鱼身体的部分,种种捕鲸活动,无一不是和日本食文化内核相冲突的。

由此看来,日本声称的“捕鲸是其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鲸肉是当地居民的重要食物”____。

总而言之,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捕鲸背后,日本必定有更大的企图,否则,不可能付出“与世界为敌”的代价。其中有这样两种说法公众比较赞同。

一场海洋资源争夺战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日本是一个岛国,国土面积非常有限,但由于其海岸线狭长,排名居世界第六,对于海洋资源的开发日本自然是不会放弃的。

《环球》杂志曾指出,日本坚持捕鲸,与其陆地资源匮乏,害怕失去海洋资源控制权的心理有关。

因为捕鲸其实也包括了人与鲸鱼“争夺”渔业资源的意味。鲸鱼每年所捕食的鱼类达3亿至5亿吨,是世界人口渔业消费的3到6倍。其中,秋刀鱼、乌贼、蓝鳍金枪鱼这些日本人餐桌上的常客也都是鲸鱼捕食的对象。

1

(图为红金枪鱼刺身)

如今由于生长缓慢和过度捕捞,蓝鳍金枪鱼的数量在近年来已大大减少。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里,太平洋蓝鳍金枪鱼被标注为“易危”,大西洋蓝鳍金枪鱼是“濒危”,而南方蓝鳍金枪鱼却已是“极危”。

在2001年IWC的一次会议上,时任日本农林水产省水产厅官员的森下丈二就在反对南极小须鲸的捕捞管理政策时称,这对南大洋蓝鳍金枪鱼的管理是非常不利的。

国际捕鲸委员会成员克拉彭也曾表示,作为一个极度依赖海洋资源的岛国,在日本看来,一旦离开捕鲸业,日本的渔业政策就得不到保障,捕鲸更像是一场海洋资源的战争。

捕鲸背后的政治利益

首先,日本认为,食鲸习惯关乎于____,若此习惯和传统被断绝,不仅这一传统产业会灭绝,日本粮食安全将完全依赖于别国的陆地粮食。因此日本的捕鲸,并非完全自发,是在日本政府的鼓励和支持下才延续的。

捕鲸产业总产值不过2亿人民币,日本的补贴就高达数亿人民币。如果没有补贴,捕鲸早已入不敷出,支撑不下去。

日本还经常派遣军舰,保护捕鲸船不受反捕鲸组织的抗议。如果没有军舰护航,捕鲸行为也难以为继。

其次,BBC曾援引日本学者佐久间顺子指出,日本难以停止捕鲸,很大程度上与政府有关。捕鲸是政府运作的,是庞大的官僚结构,有研究预算、年度计划、职业晋升、养老保险。

除部门利益外,捕鲸业还涉及大约10万日本人的生计。就党派利益而言,从事农林渔业和出身农村的选民是自民党的重要支持基础,自民党自然不会放弃这部分选票。

从普通民众的角度来看,无论是媒体记者、工厂工人、还是家庭主妇,大都认为国际社会反对捕鲸是“日本受欺负、日本文化不被尊重”。可以说,在这种民间情绪以及部门和政党利益的影响下,日本的捕鲸活动还会继续开展下去。

相关深度报告 REPORTS

2019版中国海洋经济行业发展蓝皮书 2019版中国海洋经济行业发展蓝皮书

我国海洋经济行业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国内优秀的海洋经济制造企业愈来愈重视对行业市场的研究,特别是行业的发展环境、产业链各个环节以及各细分市场的深入研究。正因为...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