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中的华为,应有哪些战略破局上的明智之策?

作者: 分类: 奇闻 发布时间: 2019-02-25 08:30

文| 陆峰

5G来临前的风波,让博天堂918华为与美国之间的危与机成为关注焦点。近日,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通过Twitter回应特朗普的言论“我想要5G甚至6G技术能尽快在美国普及......” 他回复特朗普称:

“华为已准备好,通过真正的竞争,为美国建设真正的5G网络。”

华为胡厚崑回应特朗普twitter截图

华为自去年陷入信任危机后,尤其在5G和芯片领域已经与高通公司、美国政府等进行了多轮正面过招。

2019年伊始,一场发生在美国的官司不仅对于高通至关重要,同时对全球智能手机行业也同样意义重大。

2019年1月5日,FTC(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起诉高通公司不公平竞争一案在1月5日美国加州开庭。FTC指控高通垄断无线芯片业务,高通采取了“无授权、无芯片”的政策,向苹果等公司收取过高的技术许可费。

值得注意的是,该案庭审过程中,华为的总法律顾问曝光了一段用于作证的视频证词,证明高通曾经威胁过华为,如果不签订授权协议,就将停止供应芯片。

在中国手机品牌厂商阵营中,可能只有华为等少数公司拥有捋高通“虎须”的实力。华为在其高端产品上采用自家的海思麒麟处理器芯片+巴龙(Balong)基带芯片,而且与大多数国内手机厂商对高通单向缴纳专利授权费不同,华为通过与高通签订专利交叉许可授权协议,冲抵了部分费用;此外,在5g网络的标准制定上,华为和高通也在进行激烈的主导权争夺战。

因此,华为对高通做出不利证词证言,一点不让人意外。然而,不到一个月,2019年1月31日,据外媒报道,高通首席财务官乔治·戴维斯表示“华为已与高通签署了一项短期专利授权协议”。该协议于去年12月30日达成,将持续到今年6月30日,华为每个季度将向高通支付1.5亿美元,进一步的合同谈判还在进行中。

那么,为何华为会对高通做出既攻击又妥协的相反举动呢?

一:华为在战术上的“闪转腾挪”

目前华为已拥有任何竞争对手都不敢小觑的技术实力和4G LTE、5G等标准必要专利(SEP)储备,但是高通综合实力更强,核心专利更多,而且高通不生产手机终端和通信设备等硬件,所以华为需向高通支付较多专利许可费。

为了减少向高通支出专利许可费,华为没有像苹果那样,与高通彻底决裂和正面硬刚,华为选择的是间接对抗的方式。

华为与高通以前签订的专利授权协议到期后,华为拒绝与高通签订新的授权协议,然后当高通身陷与苹果、FTC的官司时,华为献上神助攻,准确攻击了高通软肋,高通为了全力对付苹果和FTC,只好对华为让步,与华为达成了新的短期专利授权协议,所以高通首席财务官乔治·戴维斯表示,华为每季度将支付的1.5亿美元不是高通认为合理的数字,但“协议条款稍微好些,这非常好”。

华为可能并不是首次对高通使用这种“四两拨千斤”的策略,除了上述华为在美国加州法院做出不利于高通的证词外,在2015年中国发改委对高通发起反垄断调查案中,华为可能也采取了类似的谈判手段迫使高通妥协,并达成了比较有利于华为的专利许可协议(本人曾在2017年发表拙作《华为的惊天“奇谋”》及《高通与华为的“合谋”》)。

二:华为在战略上的抉择转变

今年1月29日,美国司法部宣称,美国将对华为提起23项罪名,从盗窃商业机密到违反对伊朗制裁等,指控对象包括华为、华为子公司和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等;再加上___当局扣留孟晚舟以及欧洲、日本等多国政府表态禁用华为产品等事件,处在“内外交困”境地的华为,需要重新考量形势,并做出新的战略抉择和调整。

华为将会逐渐认识到:高通不只是竞争对手关系,在不久的将来,高通还可能成为华为非常重要的盟友。

首先,在5G领域,华为和高通之间存在较强的技术互补性。高通已取得了长码和短码的制定权,而华为还是凭借自身实力,争取到了控制码的标准,目前5G技术尚未成熟和普及,5G市场需要进一步发展。如果华为和高通进行合作,可以更好地发展5G技术和市场,将给双方带来更多长远收益。

其次,华为与苹果是智能手机领域的直接竞争对手,华为和高通合作属于华为的一次机遇,双方合作将使华为的5G手机更具竞争优势,在不同型号华为手机上分别安装麒麟芯片或高通芯片,可以解决麒麟芯片产能不足的问题、还可以降低华为研制芯片的风险和手机制造成本等。

其次,高通与华为都拥有可观的5G标准必要专利,所以双方在5G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等方面存在很多共同利益诉求。

本来华为在各国5G业务主要采用出售通信设备、建设5G通信网络等方式开展,但是由于现在美国、欧洲、日本、___等国对华为采取了禁用政策,造成华为产品一时难以进入这些国家市场,所以向这些国家的运营商、电信设备制造商等收取5G 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有可能将会成为华为很重要的利润来源,那时华为的身份、地位和处境就会与现在的高通非常相似。

最后,诺基亚、爱立信是华为在网络设备领域的重要竞争对手,同时这两家专利巨头公司还是其客户(主要为欧美国家的运营商)的“护法”、“保镖”。

2016年7月5日,华为在美国德州东部地区法庭向美国运营商T-Mobile提起14项涉及4GLTE通信的专利诉讼;同年7月13日,诺基亚马上在同一法庭对华为提起3项涉及4G LTE专利的侵权控告,诺基亚起诉华为的实际目的是为了阻止华为对T-Mobile的专利诉讼。

由此可知,在5G时代,如果华为再向诺基亚、爱立信的客户发起专利诉讼,诺基亚、爱立信等公司还会全力阻击华为。更为不利的是,当华为失去很多国外5G订单和商业机会的同时,诺基亚、爱立信却与中国三大运营商签订了巨额的5G合同。所以诺基亚、爱立信等公司才是华为最可怕的竞争对手。

高通在电信设备领域与华为几乎不存在竞争关系,如果华为与高通联手,有利于华为应对诺基亚、爱立信的竞争压力。

综上所述,在5G时代,华为与高通在通信标准组织的主张和立场、FRAND(标准必要专利许可的公平、合理和无歧视原则)政策、标准必要专利权保护经验和反垄断调查应对策略等方面,可能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共同利益和类似处境,所以华为选择与高通妥协,其实是顺应当前形势变化的重要战略转变。

三:此时的华为,应有哪些明智之举?

虽然华为被美国、___等国联合围剿的事件中夹杂着大国博弈、争夺5G话语权和贸易战等因素,但华为、中兴甚至中国通信产业都应该对相关事件进行深刻反思和从中吸取教训。本文不再赘述中兴、华为公司在合规管理和合法经营等方面暴露出来的问题,主要围绕以下几个方面问题进行分析:

首先笔者认为,华为与中兴应该停止恶性竞争的行为。

中兴通讯由于此前与华为在海外市场上展开低价竞争战略,压低了行业利润,这种恶性竞争的内耗结局最终导致中国双输的局面,损害了中国通信产业的利益和商誉,也是造成目前中兴巨亏的原因之一。更为严重的是从中兴、华为流出的内部文件竟然成为美国当局指控对方违法的重要证据,中兴、华为的内斗被国外司法机关轻易利用和各个击破,这种“二桃杀三士”的两败俱伤结局让人痛心。

华为、中兴甚至中国产业都应该引以为戒,希望中兴和华为等国内公司应该团结起来,共御外敌。

其次,华为应该对自己的标准必要专利FRAND立场和政策进行反思。

在涉及标准必要专利FRAND原则的华为诉IDC和华为诉三星等案件中,华为对FRAND费率政策的解释和执行时似乎存在自行矛盾之处,虽然这些诉讼都得到了中国法院的支持,但相关判决却受到美国、英国法院的抵制或否认。在新形势下,华为应该从战略上统一FRAND原则的政策和立场。

另外,审理中国知识产权案件的法院应该不忘初心,坚定不移地加强对专利权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如果中国能涌现出更多像福州中院那样亲专利权人的法院,就可以极大增加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和外商投资信心,可以有效激励中国的技术创新和吸引技术引进。

最后,华为需要更加开放和透明。

目前华为是一家没有上市的民营公司,与上市公司相比,不上市公司在信息披露、控制权和自主经营权等方面会具有一定优势,但是从目前情况看,不上市的优点有可能恰恰成了限制华为进一步海外发展的桎梏。

华为公司主营业务范围涉及的通信设备生产、4G LTE、5G技术研发等高科技领域,这些敏感技术和领域受到各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和严密监管,不上市公司的透明度不足问题很难打消国外政府部门对华为的疑虑和顾忌,再加上华为是中国公司的身份等因素,致使华为更容易受到欧美国家政府的针对和监控。

上市公司需要对外交出相当部分的企业股权和控制权,表示公司愿意接受一定的监督;而不上市的公司拥有完全的控制权和自主经营权,这也阻却了外部资本、势力介入公司内部事务和分享利益的可能性。华为坚持不上市,使其很难完全融入国外市场;出现危机时,也较难在当地获得广泛理解和普遍支持。

正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虽然目前华为危机重重,但是华为在危机中也酝酿着转机和蜕变,一切取决于华为在未来如何做出战略上的调整,在最短时间内应对危机。(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